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水磨古镇重建规划设计团队:水磨古镇 在遗憾中重生 > 正文
水磨古镇重建规划设计团队:水磨古镇 在遗憾中重生
分享
次播放
内容提要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杨琴 摄影 王曦)从山区工业小镇,到生态旅游名镇;从地震后的“伤筋断骨”、伤痕累累,到“世界灾后重建的灯塔”,水磨古镇,这座距离“5·12”汶川特大地震震中映秀不到10公里的小镇,十年涅槃重生,十年脱胎巨变。

谈及在水磨古镇的18个月,古镇的规划设计师们“一边设计一边施工,创造出一个奇迹。”多年之后再回首,他们有着怎样的感受? 4月,水磨古镇灾后重建总设计师陈可石和规划设计团队接受了四川在线记者专访,“揭秘”他们眼中的水磨古镇。

·水磨古镇灾后重建总设计师陈可石

“国内旅游小镇规划设计第一人”的难忘记忆

4月水磨古镇春意盎然,在一片山清水秀之中晕染出醉人的春色。蜿蜒的山路上是三三两两的居民和游客,花儿竞相绽放,青山绿水之间白墙、红墙点缀,好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

陈可石,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城市设计研究中心主任,中营都市设计研究院总设计师。再谈水磨,陈可石言辞中饱含情感:“如果全国有一万个像水磨这样美丽的城镇,中国农村和中国农民的形象在世人面前将会大不一样。”

担任重建总设计师的前半年,陈可石来往水磨30余次,历尽艰难。在重建的18个月间,来往的次数,早已数不清楚了。但在陈可石的记忆中,那些在板房中规划重建的日子却尤其清晰。

“水磨镇援建工作组的抗震板房会议室,冬天冷得要命”;“佛山援建队几十名工作人员和设计团队日夜工作”;“板房的大通铺几十张钢架床放在一起,每人发了一把牙刷和一张毛巾”;“第二天大家在食堂吃一碗清汤面,工作就正式开始”;“有一次因汇报方案设计需开车40小时去马尔康,一路上没有吃的、没有住的,也没有水喝,路上还遇到余震石崩,确实是非常辛苦……”谈及往昔,陈可石语调一如既往地平和,但内容却惊心动魄。他说,自己和团队一腔热忱,为水磨重建“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了”。他说:“回想起来,最感谢佛山援建总指挥刘宏葆博士、陈树峰和周霞等与设计团队精诚合作,还有负责老街施工的方全明先生……”

虽然被誉为“国内旅游小镇规划设计第一人”,但陈可石说,每做一个小镇,他都如履薄冰。因为“在设计的过程中,如果考虑不周全,可能会造成失误。这是最焦虑和担心的地方。”他说,在做水磨时,确实是非常“小心翼翼”。

突出“生态”“文化”,促使水磨古镇成功转型

陈可石最欣慰的莫过于水磨古镇重建的成功。震前,水磨镇在许多人的记忆中是“高耗能产业小镇”,色金属冶炼厂、小水电厂吞噬着这里的秀水青山。“对水磨镇和原居住人民来说,灾后重建提供了一次重新确定未来发展方向的机遇。”陈可石说,对水磨震后发展的新方向,他们认为最重要的理念在于“生态”和“文化”,要建设一座新型的、可持续发展的绿色城市。这一规划最终得以实施,也让人们今天看到犹如山水画一般的美丽新水磨。

对水磨古镇的哪一处设计最满意?陈可石的答案是“春风阁”。他“揭秘”道,“春风阁”原本起名“望湖亭”,可他总觉得不够满意,于是他几易其稿,加重突出了它的中心地位,再结合“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意境,改名“春风阁”。如今的“春风阁”匾额也是由他亲自题写。

2010年,水磨古镇被全球人居环境论坛理事会和联合国人居署《全球最佳范例》杂志评为“全球灾后重建最佳范例”,水磨古镇也被很多人誉为“中国最美丽的羌族新城”。可在陈可石看来,建筑都是“遗憾的美”。他说,部分设计“提前完工,有些地方没有做到最好,还是有遗憾”。水磨古镇中惟一未按设计做的是寿溪湖的栏杆,“本想做个40公分的台子,但施工过程没有控制好,湖面景观没显现出来。”

“天时、地利、人和成就了水磨新城。”陈可石说。今天看来,水磨的成功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总设计师负责制能够保证构思、标准和目标一致贯穿始终,这在灾后重建紧迫的规划建设情况下显得尤其重要。”除此以外,陈可石还认为,通过水磨的经验发现,“文化重构对一个小镇的重要性”,在设计中,“一定要把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作为很重要的因素”。

15年前便受聘为成都市政府顾问的陈可石,如今几乎每月必来一次成都。汶川地震十年来,陈可石的工作和生活都更忙了。他培养了70多名博士、硕士,完成了多个有名的城市设计方案和建筑设计,包括天府新城核心区城市设计,西藏鲁朗国际旅游小镇等。过去十年,陈可石还研究了全球无数著名小镇的规划设计,他说,未来他希望做出更多能够体现民族自信心的设计。他要“总结前面的成功经验,不断努力创新,未来可以打造出很多世界顶级的小镇。”

·参与水磨古镇重建的建筑设计师

水磨古镇在设计师职业生涯中留下浓重一笔

行走在水磨古镇,每走几步,她必拿出手机对或远或近的景观拍个不停。每看到一座建筑,都会兴奋地讲起当初重建的过程……在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设计五院(简称“中建西南院设计五院”)总建筑师刘梅等人看来,水磨古镇,就是那个他们闭着眼都不会迷路的地方。

水磨古镇由陈可石教授所带领的北京大学中国城市设计研究中心、香港中营都市与建筑设计中心设计团队与中建西南院设计五院组成联合体共同完成。

在重建中,除了水磨古镇的整体规划设计,中建西南院设计五院还直接参与了阿坝师专图书馆、艺术中心等多个项目的整体设计任务。

谈及这段参与灾后重建设计的经历,刘梅记忆深刻。

“每次重返水磨镇的时候,想起在设计水磨镇的日日夜夜,就非常有感触。”刘梅记得,当初接到规划设计任务首次到达水磨时,眼前处处都是破损的瓦砾和废墟。“非常感慨,有幸参与到设计中,能将当时受灾这么严重、生态环境遭受这么大破坏的水磨镇,重新还原成一个青山绿水、风景如画的景致。”作为参与这座小镇重建规划的建筑师,刘梅对水磨充满感情。

“这里的每一条路,都用脚印丈量过无数遍。”林可,当年刚入门不久的新建筑设计师,如今已是高级建筑师。她说,如今路过水磨古镇附近,只要条件允许,总会专门再到水磨来看一看。张志强,当年的助理建筑师,如今已成长为主任建筑师。他们和刘梅一起,重走水磨中学、禅寿老街等场所,每到一处必拍照留恋成为共同的举动。几位设计师均感慨,参与到水磨古镇的规划设计中,是职业生涯中非常重要、终身难忘的经历。

“水磨镇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造就的,没法再复制。”刘梅认为,水磨的原址重建、当地政府和佛山援建方对设计的诸多“让路”等,都是水磨能从当初的设计图变成现实的关键。

“从整体构思来讲,我给它打最高分。”刘梅认为,尽管从建筑单体来说,或许水磨的一些建筑还是留有遗憾,但从它的定位及规划等来说,水磨古镇无疑是值得打高分的。

刘梅还说,水磨古镇“风景最美的地方都给了学校”。她说,除了观景台俯看全城外,水磨镇上最灵动的地方寿溪湖,都紧靠两所学校——水磨中学和阿坝师专。站在两所学校的操场,远看青山如黛,近看春风吹皱湖水,都是风景最漂亮的地方。

对水磨的未来,设计师们最想说的是什么?刘梅等人建议,继续走度假休闲的路子,把生态和文化做好,保护好如今的建筑风格,这样,水磨将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郭佳莹  时间:2018-05-09 10:44:55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